新化文印的故事

学习啦  创丰   2019-12-20 16:27:58

  新化文印的故事,要从1960年说起。下面由小编与大家分享,希望你们喜欢!欢迎阅读!

  这年1月,中国自行研制的第一套1000门纵横自动电话交换机,在上海吴淞电话局开通使用。到2月,《人民日报》报道,全国少数民族地区除西藏外,基本上都实现了人民公社化。

  当时社会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,在这两件事情上显露地淋漓尽致。

  新化县当时人均耕地不足1亩,集体生产吃大锅饭,没有多少家庭能够吃饱。1960年,易代兴、易代育兄弟离开新化“以技养农”,在四川涪陵偶然获得了机械打字机维修技术。

  据易代兴后来介绍,当时修好一台机械打字机能赚到45元钱,1元钱可以买到8斤大米。但当时“农工商”从业人员界限严明,粮农丢下锄头跑维修,这是明令禁止的身份跨界。

  尽管当时易家兄弟伪造公章冒充成为武昌一文化公司的员工,但社会舆论和政府的巡逻并没有他们把这门生意搞大。

  1970年,修钢笔的邹联经与易代育的徒弟袁锡楚结识,并拜他为师学习打字机维修技术。这个人,后来被《潇湘晨报》评论为,如果没有邹联经,就没有所谓的新化现象。

  这是一个平凡人的故事。这里没有为人熟知的国际品牌,也没有粉丝众多的知名企业家。从邹联经开始,新化文印的故事都是“隐形巨头”“闷声发大财”的故事。

  维修打字机半年后,邹联经就带着4000元钱回家,并建了村里第一栋两层楼房。他告诉同乡,修打字机的人不多,一个月至少能赚到2000元。

  从5分钱一页纸到年赚1200亿,新化文印产业的阵痛与突围

  但那些农民哪里见过如此赚钱的生意?当时新化人从早干到晚,大概能挣到1毛8分钱。村民开始质疑,这个小伙子不是抢的,就是当汉奸赚的钱。

  越是井底之蛙,越是岁月静好。

  邹联经没有做过多的解释,他过完年再一次离开新化,并带上了堂弟邹联文。据邹联文回忆,一个多月后,他们一直游荡到了新疆,并从堂哥手中学到了不少手艺。

  回家时,邹联文给父亲买了双羊绒皮靴,给母亲买了件羊绒大衣。越来越多的村民开始了解到,这俩兄弟一个多月赚了1万多。

  数据是说服人群最好的工具。

  那些曾经瞧不上这门生意的村民,开始悄悄带着子女跑来邹联经家,希望他收其为徒。坊间传言,当年向邹联经拜师,需要先交300元钱,外加80斤大米。

  “新化派”的门户逐渐繁荣,不少人学成之后便扔下锄头走向全国。

  改革开放后,新化县还专门成立了打字机修配厂,邹联经出任厂长。他表示,“厂子成立以后,开始大张旗鼓地办学习班,有的学员学习1个月甚至10多天就出师了。”

  那个时候的新化县,就像现在的毛坦厂中学。一批批学徒毕业之后出走新化,去往了全国600多个城市,并成为之后开拓文印产业的顶梁柱。

  广东省(湖南)办公耗材行业协会筹委会秘书长龙三沅表示,经过几十年的演化变迁,新化人文印产业从业人员接近20万。而有媒体统计,目前文印产业发展较好的100多家企业中,邹姓、曾姓的法人代表占70%。而在新化,曾与邹是两大主要姓氏。

  邹联经的学习班垄断文印产业。

  从5分钱一页纸到年赚1200亿,新化文印产业的阵痛与突围

  亲戚联营,新化复印店开遍全国

  而今的新化,要是有人说“你全家都开复印店”,这句话可能是真的。

  在湖南师范大学旁边的一家文印店老板表示,其大堂哥在内蒙古开店、二堂哥在西安开店、嫂子在长沙步行街开店,就连才17岁的表弟都已经做了一年多学徒。

  小小的复印店,在复制纸张的同时也在自我复制。据业内人士分析,这种夫妻图文店占市场的50%以上。

  只是,好奇的读者会问到:从维修机械打字机的流动大军开始,新化人怎么就一夜之间在每个城市落地生根的开复印店了呢?

  新化文印产业这一次迭代,依旧离不开邹联经。

  1980年之后,国外印刷效率较高的静电复印机开始进入国内市场,并不断挤压国产品牌和机械自己。到上世纪90年代末期,全国复印机销售服务单位已超过1000家,分布在30个省、市、自治区的107个城市,其中有一定经济实力的企业大约300家。

  这期间,邹联经门下的“新化派”很难熬。新化超过50%的人都学会了维修机械打字机的手艺,但而今市场被复印机挤压,难道又要回到小县城里守着半亩黄土吗?

  1986年,国外9家厂商在往国内市场进行散件组装出口,机型达到23种,累计进入中国市场的数量不过8.7万台。邹联经几经周折,通过一个外地商人搞到了一台日本进口的二手复印机,并在镇子里开出了第一家复印店。

  邹联经对接到了硬件供应渠道,预示着所有新化人都有了复印机。

  通过邹联经,10多万新化人在这个渠道上找二手复印机,并开出了一家家复印店。

  届此,大街上一张A4纸广告写着“复印、打印”的文印店,开始在中国各地流行。

  从5分钱一页纸到年赚1200亿,新化文印产业的阵痛与突围

  数据显示,仅1993年国内销售复印机达到5.2万台,这其中大部分是新化人买走了。这群人大大增加了对复印机的需求,国产机销售比重达74%,营口复印机厂生产的小型胶印机市场占有率达70%。

  据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新化文印的发展轨迹,更像是你们熟知的重庆小面、万州烤鱼的发展。师徒制传授技艺,供应链上下游信息共享,全国各地品牌矩阵不突出,产业名声却影响甚大。

  而这种业态的扩展,就像上述复印店老板所言,都是亲戚联动,全家复印。据他介绍,自己店里的复印机等设备都是从亲戚那里拿的货,彼此信任不吃亏。

  早期,除了邹联经、与邹联敏等人在台湾收购来自日本、美国等国的二手复印机,还有一个人叫曾旗东。邹联敏称,他在1992年发现台湾人的二手复印机货源后,就告诉了曾旗东。

  后者买来二手复印机后进行维修翻新,然后在广州天河科技街批发零售,从而建设起二手复印机专业市场。

  在湖南师范大学旁边的另一家复印店老板表示,他和曾旗东的兄弟就是发小,自己店里的复印机都是从他们手上拿到的。这位老板借助这家店,已经在长沙买了两套房一辆车,老家也修了两栋楼房。

  创业过程中,所有夫妻店创业都面临着启动资金的问题。但新化文印产业里,上下游亲戚帮扶、前期垫资提携则成为常态。

  这样的“亲戚联营”模式,加速了新化文印产业的发展。

  60年来,新化人在全国开设了6万多家文印店。而他们身后,矗立着一条庞大的供应链体系,包括2000多家耗材经营企业、3000多家复印机再制造和经营企业——这些都是新化人的产业。

  从5分钱一页纸到年赚1200亿,新化文印产业的阵痛与突围

  1200亿瓶颈已现,新化突围在即

  数据显示,文印产业上下游熟练的新化籍员工超过20万,产值达到1200亿元(一说800亿)。

  但我们需要看清这个行业的现状,比如从业人员文化水平不高。据图文复印店老板杨敏介绍,新化很多年轻人都是初中毕业就当学徒,一般在复印店学三年就可以独立出来开店,学得快的还不用三年。

  初中毕业的创业者,在面对瞬息万变的商业世界时,他们所表现出来的东西只有茫然。

  以邹联经为例,作为新化文印产业的掌舵人,他早于2008年退隐这个草根江湖。据邹联文后来介绍,2008年,邹联经到日本考察复印机市场,但由于文化水平太低,居然被骗了几千万。

  这笔钱,几乎是邹联经的全部身家。是的,在这个从5分钱的打印纸里挣钱的行业里,发小财的人数十万,但亿万富豪却不见有一个。

  从5分钱一页纸到年赚1200亿,新化文印产业的阵痛与突围

  在宣布退隐江湖之前,邹联经还建了一个QQ群,叫做“二手复印机大改行”。而这,也一度成为新化文印产业的大;。

  《时代纪实》曾撰文称,新化人大规?璐蜃指从〉,其实是在2000年以后。不少业内人士都认为,2000-2010年,是新化籍打字复印店的第一个繁荣期。

  追溯到上游,则是邹联经、曾旗东们的二手复印机生意已经发展起来了。

  但2002年,国家推出一项规定,以回收钢铁为主的废五金电器、打印机、传真机、电传打字机及多种复印设备,被明确列为禁止进口货物。

  至此,复印店老板依靠的上游产业链掉了一环。很多人要么转行,要么潜入“地下”悄悄。曾有新闻报道,对于业务,广东分署缉私局曾一举抓获犯罪嫌疑人66人,打掉团伙20个,现场查扣涉嫌进口的二手复印机、打印机2500余台以及电脑资料、账册等涉案证据材料一批。

  无论是60年代易家兄弟伪造公章,还是20世纪初那些新化人倒卖,在政策的监管下都置于合规。野蛮粗放,凭借经验的草根创业江湖,以邹联经的退隐宣布终结。

  下一个1200亿,新化文印还需要更多探索。

  那些小的、散乱分布的设备耗材店和图文店,已经受到了来自上游的“牛鞭效应”。由于过多的从业人员集中在产业链终端,当下复印店面多到一条街并排着开张——“新化派”的自我竞争也不可避免地出现。

  有媒体报道,长沙一些图文店,A4纸的复印单价已降至1角钱以下,更有甚者低至四五分钱,濒临亏本。价格战在这种几分钱的领域里,照样打得不可开交。

  从5分钱一页纸到年赚1200亿,新化文印产业的阵痛与突围

  但在广州,这一行却做得越来越风生水起,他们是一群有一定文化知识、熟练掌握互联网的年轻人。通过接棒父辈靠吃苦耐劳攒下的事业,就连一部分新化95后也加入到了这个产业。

  1、他们在改变终端复印店的业态。

  以邹联文在广州的竞天图文数码快印店为例,其淘汰了一批原来的设备,从国外进口了价格高达249万元的彩印机。普通复印店正在变得势单力薄,彩印、广告制作等多元业务形成的大型文印公司逐渐取而代之。

  邹联文表示,整个店面设备搞下来投入几百万上千万,不少夫妻店还是承受不起。

  2、除了把终端单店做大,从终端往上游走依旧是一条好路子。

  曾晓阳(化名)的父母上世纪90年代开始做复印店。大学毕业后,曾晓阳虽然也扎根到了新化文印大家庭,却没有选择接班父母,而是凭借所学知识创办了一家再制造公司。

  “下游不如上游,下游是生意,上游是事业。”曾晓阳说道。他的公司主要研发生产一些辅助设备,比如胶装机、切纸机等。

  这个领域,已经不乏一些表现不错的企业,比如北海琛航、湖南至简、常熟夏普、福建贞泰、福州理光等。理光副总经理铃木辉行就曾介绍,“新机子可复印900万张以上,再生复合机可达450万张以上。而价格仅是原价格的20%。”

  看名字就知道,这些企业不少还是被国外资本掌控。曾晓阳就表示,公司将在知识产权方面多下功夫,研制出下游图文广告公司、照相馆降本增效的设备。

  从5分钱一页纸到年赚1200亿,新化文印产业的阵痛与突围

  3、文创出口与市场下沉,将会成为新化文印产业第二曲线吗?

  接着曾晓阳“下游不如上游”,罗国雄对了一句“文印不如文创”。

  罗国雄是新印科技董事长,这家公司由新化县与太平洋证券公司连个成立。其去年产值达1.6亿元,2019年可望达5.5亿元。

  他表示,文印领域市场还是太少,但文创就不一样。新化文印产业新一轮的转型,或将从文创入手。

  在淘宝店,你可能会看到一些可爱图案的手机壳、抱枕、鼠标垫等。这家淘宝店的老板,可能就是某家新化文印店老板。在没有邹联经、曾旗东的日子里,他们开始用互联网与各地的用户交流,并将用户DIY的图片打印在任何可以承载的地方,甚至内裤。

  这些东西,他们甚至会出口到欧美市场。

  而在今年6月,300台复印机也在新化县装箱起航。不久之后,它们将出现在非洲国家加纳的市场。罗国雄表示,“以三折页印刷品、1000张起印为例,加纳市场的报价折合为每张3.26元人民币,我们过去后,可以把价格控制到1/10左右。”

  《湖南日报》报道,新印科技将以加纳基地为先导,逐步在非洲国家建设生产运营中心与复印机再制造工厂,实现从产品到运营维护的全产业链布局。

  逐渐的,我们看到60年前那个“赤脚走天下”文印维修军团,正将脚步扩散到国际市场。新一代年轻人或将引领新化文印产业走向新的时代,到时候可能不止1200亿。

  而由文印展开到全国各个领域,这又何尝不是中国商业史迭代的一个缩影呢?

 
      创业与修行--一个关于社交的故事

 

  我为什么说创业是这个世间最难做的职业?只因为创业这东西太违背人性了,什么事都要主动出击。不单是要主动出击,还要有计划地出击。

 

  “主动出击”虽然有难度,违背了人性,但只要胆子够大,基本上咬牙就能能上。更难的在于,要“有计划地主动出击”。这个“有计划”难倒了很多人。

 

  互联网好像给了我们草根创业者逆袭的机会,但实际上,只不过是给了我们一个跳出井口看一眼另一个世界的机会。

 

  跳出井口之后,在外面的世界能不能生存,还是一个大问题。

 

  一些朋友看了我写的关于修行的文章,一脸地嫌弃的样子?凑庑┯惺裁从?能赚钱吗,还不如去看“干货”。

 

  我不反驳,也不回应,站在不同的位置,看待问题的角度就不一样。你要的是一两年内赚几百上千万以期待跳出井口,而我要的是保持我的创业之心。

 

  互联网时代,草根创业者靠运气,很多人在短时间内赚了第一桶金。但可惜,草根依然是草根,就像打仗一样,无计划无谋略,只会耍个性当英雄,遇到正规军后结局就会败得很惨。

 

  这是草根创业者的劣根性,这是从小就被周围环境养成的思维模式,很难改变。在井里的时候,这种思维很正常,但跳出井后,这种思维就不适用了。

 

  修行修行,并不是吃胞了闲的慌。天生的商二代,他们从小就被培养成了适应井外的思维模式,所以他们并不需要去改变。但我们这些农二代不一样,不改变的话,不管你多牛逼,最后还是得老实地跑回井里。

 

  为什么我们这些农二代觉得一些成功的商人,对社交非常的“功利”?我们之前觉得他们“功利”,只因为我们思维上就有问题。

 

  如果换成商二代的思维模式来看问题,就能看出,他们不是“功利”,他们是在“有计划”地进行社交。

 

  如何“计划”?社交不就是找有相同兴趣爱好的人吗?要什么计划?

 

  我上一篇文章写的啥?三种角度看待问题,“用户、同行、规则”,也就是很多人说的所谓“人道、地道、天道”。

 

  对待“人道”的社交方案,就是培养团队、员工、代理商、合伙人等等。

 

  对待“地道”的社交方案,就是在创业群中与相同地位的创业者结交,方便共享资源、心得交流等。

 

  对待“天道”的社交方案,就是和比自己厉害的创业者,向他们学习、请教创业经验。

 

  看着,好像不难啊,是不是?这方案一例出来,好像没什么新鲜的。

 

  觉得不难,是因为你习惯了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人前说一套,背后做一套。

 

  这三个方案的难点就在于,你必须要用同一种心态去对待,不然你就会“人格分裂”!

 

  怎么培养创业伙伴?先要付出行动和金钱;怎么结交有着相同地位的创业者?先要付出自己的经验和资源;怎么向比自己厉害的创业者学习请教?你能付出什么?人家比你厉害,你有啥能付出的?

 

  “人道”和“地道”这两个社交方案就比较容易了,做事要先付出,谁都懂的道理。但最后一个“天道”的社交方案,就很难了。

 

  你关注比你厉害的创业前辈,看他的文章,看他的演讲,看他的视频。但关注、学习不等于“社交”,要永远记住这句话。

 

  这个世界的所有资源,都是有限的,就像一架飞机只能坐100个人,你要想坐上飞机,你就必须要把100个人中的一个干掉。这就是“天道”,这就是规则,不讲感情,只讲规则。

 

  你要想让你的事业更进一步,飞机上的那100个人中必须要有一个是愿意帮你的。努力只是你要做到的第一个条件,付出什么东西能让飞机上的某些人原意帮助你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

  为什么一定要修行,因为肉眼看不到的东西,必须要用心去看,不然你创业,多么努力和拼搏,仅凭一胸热血,都会被人干掉,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。

 

  三个社交方案,缺一不可。不信?你随便找一个创业超过5年,并且事业越来越好的创业者问问就知道。


相关文章:

1.5个不为人知的成功人士的创业故事

2.5个你一定要知道的成功人士创业故事

3.九大名人创业故事

4.3个白手起家创业故事

5.三个你不能错过的白手起家创业故事

【猜您感兴趣】
【新化文印的故事】相关文章
【创业故事】图文精华
上一篇:电商创业项目创业发家的故事
下一篇:宁波女性创业-2015年度十大就业创业事件
学习成就梦想!— — 学习啦
多人做人爱的视频0338